一張紙、一支筆,如何防止人喝掉杯子裡有毒的水?

2018-09-15     檢舉

▋有創意和獨到見解的人,更易獲得認可

非常感謝少年商學院提供這樣一個平台,使我就美國學校創意思維的培養,和大家分享交流。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遲迅。我本科學醫,後來棄醫學了藝術,在美國普渡大學拿到了藝術與設計專業最高學位MFA。我當年被普渡的研究生院錄取以後,就非常幸運地被破格任命為助教,拿到了全額獎學金,但是條件是要獨立再教美國本科生的一門設計基礎課。

現在回憶起來覺得非常不可思議,因為我在那之前完全是零基礎。當時的系裡的老師給我一個面試,來看看我是不是能教這個課。我記得那個系主任拿出了一張抽象的學生作品讓我試著去講究、去描述。他問我,你覺得這個畫平衡嗎?覺得視覺感覺怎麼樣?我說,挺平衡的、挺好的。

他就說,你覺得為什麼平衡?我想了一下,突然想起來中國的《道德經》老子說的一句話叫「大者宜居下」。就是特別簡單的一個道理,比如說海是最大的,所以江河溪水都是最後流到海里,海在最底下就最穩定。當時我的面試官老師聽完以後,可能覺得,這個中國孩子還可以用東方的哲學思想來解釋西方的抽象藝術,所以當場就決定讓我去教這門課。

這件小事我現在回憶起來,一方面說明我真的非常幸運;另一方面也說明美國人真的不拘一格,他們可能就喜歡這種有獨特見解,可以說是有創意或者有創新、有新意的一個解讀方法。

▋一張紙、一支筆,防止人喝有毒的水:最受讚賞的創意竟然是這樣的!

今天我和大家聊聊創意。我特別喜歡這個話題,為什麼?我目前在美國大學教的幾門課程里,我自己的最愛就是創意課。可是創意到底是什麼?創意能教出來嗎?

給大家舉一個例子,有一個曾經是華盛頓大學的設計課上的一位老師,給學生三樣東西,在一個空屋子裡有一杯水、一張紙和一支筆。學生要解決的題目是要通過自己的點子來防止一個從屋外走進來的不知情的人來喝這杯水,這杯水是有毒的水。

不同的同學各盡所能,有的同學用文字寫了一個大大的「NO」;有的同學用符號語言畫了大大的一個叉;還有同學用圖像畫了骷髏,什麼樣的都有。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做?

突然有一個同學就把這個筆掰折了,把紙團了,把這兩樣東西扔進杯子,泡在裡邊,這樣一來,不會有人再去喝這杯水了。

老師對這位同學的做法大加讚賞,因為他用了一個前人完全沒有用過的方法卻非常有效解決了這個視覺的問題。

最簡單來說,創意是做出以前完全沒見過的想法或者作品,這個產品或者想法卻能很聰明改善或者更好地解決一個具體問題。在美國學校里,我們大部分的項目都是叫「Learning by doing」(做中學),就通過實踐的過程來學習,重在過程而不是最後的結果,因為會有很多結果。

而且我們會和學生說,首先,創意思維沒有正確與錯誤的答案,只有不同的答案或者說更好的答案,就像筷子和叉子這兩種被中西文化廣為運用的吃飯的工具,都是非常棒的發明,但是你要說誰是對的、誰是錯的,各有千秋。所以每次在創意課的第一節課我都會舉很多例子鼓勵學生想出跳出框框的一些做法。

▋在樹上上課——創意訓練應像獨家「小炒」

我現在教書的學校在南加州,名字叫Laguna College of Art+Design,它在南加州一個非常美的海濱,這個海濱有差不多四五十個畫廊,算是南加州的的藝術集中地。這個學校最大的特點就是小,可是我當時在選學校的時候,有幾個選擇,其中有位於紐約美國學生最多、最大的藝術學校,還有這間最小的學校,但我最終選擇來了這間「小學校」。

第一、因為我覺得藝術和創意教育應該像獨家小炒那樣,應該每一個學生都因材施教。所以這個學校自由的學風和這個小巧玲瓏的規模能實現我很多教學理念。

第二、我覺得這個學校本身也充滿創意,當時我們還沒有來這個學校之前,在紐約見到了這個學校的院長。當我面試別的學校的院長的時候,他們往往都是跟我乾巴巴地報一些數字,說我們學校多少第一、多少學生、多少老師,我還清楚地記得這個學校的院長(叫Gary),他跟我說,「你知道嗎?我們學校有時候就在樹上上課」,我當時大吃一驚,以為他在開玩笑,後來我真正來到這個學校的時候,發現我們學校的後院就有一棵特別大的樹。

下面我給大家分享一張照片,就是我們的學生在課間休息的時候坐在這棵樹上,因為我們地處海邊,所以坐在樹上的時候氣候非常好,有習習的海風,還能聽各種鳥的叫聲。在這樣的藝術氛圍里,很難做出難看的東西。所以非常啟發人從自然界獲取靈感、進行創造。

這張照片就是一個學生坐在樹上等待上課。

下面一張照片是金錢豹,它也在我們學校這棵樹上。大家別害怕,它不是野生的猛獸。是我們學校有一個叫「Animal Day」(動物日),我們會經常從好萊塢請來一些演電影的獅子、老虎各種動物放在這個後院的樹上供學生來觀察、寫生。

它們有些是好萊塢的大明星,演過很多電影。當然這些獅子老虎也特別享受在這個校園裡趴在樹上曬太陽,比他們在演播廳里拍電影(都是亂七八糟的燈光、攝像機)來得舒服多了,所以我覺得它們也很開心。

為什麼美國的純藝術學院往往都叫「某學院of Art+Design」(藝術與設計學院)?它不是簡簡單單地說是藝術,並不把設計包含在藝術裡面,而把它們倆並列在一起,其實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話題。

我來簡單概括一下:

第一、藝術更多是偏重於藝術家的自我表達,設計是偏重一個有效的甚至是高效的傳達信息的功能。藝術有的時候可以是毫無功能的,設計絕對是要有功能性、要實用的。所以以前有些地方管設計叫「應用藝術」或者「工藝美術」,藝術是可以完全隨心所欲、自由自在的。設計是有要科學性的、邏輯性的、需要研究的。

第二、藝術往往是製造一種難以言傳的神秘感,比如說大家都知道《蒙娜麗莎的微笑》是公認的特別偉大的藝術品,我們看《蒙娜麗莎的微笑》的時候真是鬧不清她是怎麼回事,也許她剛剛乾了什麼壞事,它有一種很不確定的模稜兩可的感覺。可是設計就往往不一樣,它往往需要非常直截了當、非常直白的一種交流、快速有效的溝通方式。

▋創意思維訓練是個系統:提出點子只是其中一個小環節

下面給大家看一個案例,這是幾年前我們學校的一個班和NIKE公司合作了一個學生項目。當時校方的老師是由我們的系主任和我來完成教學。

NIKE派了三個他們的全球的藝術總監和我們的學生配合,我覺得這個公司是一個非常遠識的公司。他們說,我們不需要你們幫我們設計一些運動衫等等傳統的東西,我們需要你們年輕人去想像幾年以後的一個未來的世界裡、一個不存在的平台上我們用什麼樣的產品、什麼樣的方式去加強運動員和人們的之間的關係。

因為NIKE畢竟是做與運動相關的產品的,可是有趣的是我們藝術與設計學院的學生,包括在中國、美國都一樣,全都是宅男宅女,我們都沒有體驗過什麼運動的感覺。結果我們就和系主任商量一下,我們第一節課什麼都沒做,去橄欖球場打了一場橄欖球的比賽,讓學生親身去感受、體驗、總結、發現,去發現我們到底為什麼熱愛運動?是因為榮譽感、團結還是各種勝利的喜悅、失敗的悲傷的情感?我們在這裡還缺了什麼?缺的東西就是我們以後要設計出來、去改善、去提高的。

而且他們必須是設計一個未來的產品,所以我感覺這就是像設計一個未來的好萊塢電影里的一個場景中大家要用到的一個東西。然後學生用設計創新思維構思出這個想法以後,還要全方位地視覺化,把這個產品做出來,展示給NIKE的這些藝術總監們,讓他們來評定。

我給大家分享幾個例子,我們分了5個組,每個組做的東西都不一樣。

有一組同學做了一個手機上的App,叫「數字化喝彩」,或者簡單地說叫「電子鼓掌系統」。它的意義是什麼?就是說你足不出戶,不用去體育場,在家也可以有參與感地體驗這個團結的力量、體驗成功與失敗的情感,去支持你的明星和隊伍。

這個手機上的應用是當你在揮動手機鼓掌的時候,它就能和身邊的朋友全都連接在一起,當有一定數量的粉絲同時在搖手機喝彩的時候,它可以和體育場的大螢幕連在一起,可以視覺化你們歡呼的熱度。當超過更多數量的人,它們可以跟體育場內的煙花連在一起。同時他們也設計了很多周邊的小遊戲,比如說你支持中國隊、他支持英國隊,這兩個國家的粉絲就可以進行一個拔河比賽,看誰的歡呼更熱烈。

還有一個關於跑步的案例。大家都知道跑步對人的身體有好處,是一個健康的鍛鍊。可是很少有人能堅持,為什麼?因為跑步是很枯燥無聊的一件事。所以另一組同學就設計了在谷歌眼鏡上的一個應用,是當你跑步的時候,你的前方有一個目標,是一個小兔子,你就可以一直在追它。這些都是在一個虛擬的現實里在往上投影,所以你可以在戶外跑,也可以在自己家的跑步機上跑,它會疊加兔子的形象。

還有一個功能是你可以聯網,和你的朋友一起跑,哪怕你們身在不同的地方。還有一個小遊戲是你在逃命,後面有一個吸血鬼在追你,其實美國的吸血鬼文化非常流行,我們學校甚至有一門課就是「吸血鬼文化」。為什麼?吸血鬼現在變成好萊塢的票房保證,只要有吸血鬼出鏡的任何片子一定程度上都是一個票房的保障。

這個項目做到結束的時候、做到期末的時候,NIKE公司就把大家請到了他們位於波特蘭的總部,給他們的高層做報告。我們學校的位置在加州,還挺遠的,他們看完這些彙報以後,覺得這些想法都太好了,這些學生做得太完美了,因為學生做出了整套的系統。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